秒速快3

摄影师文静:美好人生,是与摄影不期而遇

2019-06-13 09:37:46   点击:
文章来源于:色影无忌她影像

        文静,摄影师、设计师、插画师、自媒体人、策展人。
 
  拍摄创作过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大好时光》《温暖的弦》等热播电影电视剧海报,在纽约、巴黎、上海、福州等多地举办摄影展,多次获得国际摄影比赛奖项。
 
\
  
      文静,大概是名字给人的第一印象太过娴静与优雅,认识她之前,很多人都在心里对她有个“预设”——文雅、细腻、敏感,甚至带一些高冷的气质。以至于当与她正面接触时,大多有些徘徊:“那个笑得像是精灵女孩一样的人,就是文静吗?”
 
  文静爱笑,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她从不care眼角的每一丝纹,也从不遮掩自己的8颗牙齿,好像一笑,所有壁垒与障碍就都打破了。所以大家都喜欢她,围绕着她,成为她的朋友。她的客户也多是朋友,从工作室的第一笔单子,到现在各种跨界合作、文化展览、杂志拍摄……不少是从朋友推荐合作开始。就连度假时的放空创作,都有品牌能找到合作的契合点;设计的T恤,大明星拍戏时都穿着……有不少人羡慕、嫉妒,看着眼红,她仿佛从没多在意过,摄影圈里常说的“social”,她也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只是感激:“我只是很幸运,遇到大家,每走一步都有朋友鼓励我支持我”,真诚与真实,是文静很珍贵的品质。
 
  对待摄影的态度,她也是真诚的。工作时,有时候连拍十几个小时都不会觉得累,她一直将“自己拍照不好”放在嘴边,“但我特别开心能看到自己一路在成长”,她认真地对待作品、对待工作,并不断地审视与自检。从业7年里,她用影像的方式记录生活,全心全意地专注工作,玩耍起来也放肆且毫不忌惮。画插画、做衣服、策划展览,全世界旅行,但每一个触角都离不开相机。艺术创作是相通的,她以影像的方式,将自己的生活、工作与艺术串联在一起,无比有趣。

\

\

\

\
  
       Q:你的微博介绍自己是个设计师、摄影师、插画师。这是三个身份,哪一个是你现在的在工作重心呢?
 
  文静: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重心是围绕摄影进行的视觉工作 。商业上,工作室主要接电影电视剧的海报拍摄、商业广告拍摄以及杂志艺人宣传拍摄等 。而创作方面会比较丰富好玩,我更加关注照片后面的故事。同时,我也做很多策展的工作。例如三月份在上海的愚园路办了一场关于致敬匠人的摄影展。五月初,在厦门中华城的展览开幕,主题关于爱的力量。现在在准备中的还有澳门、巴黎、西藏的展览。另外,我现在每个月做一件衣服,一年结束后也会以一个展览的形式来呈现。
 
  Q:你的微博里,总能看到分享自己的创作、生活感受以及各种有趣的合作,却鲜少分享真正的工作,很多人都困惑于你在做的事情?
 
  文静:嗯,常有朋友说我商业的工作推广做得不好。 很多人知道我是摄影师,但却不知道我拍什么,感觉我每天都在玩(哈哈)。作为摄影师,工作室的主要盈利方式还是在商业方面,大部分客户通过作品找过来,或者圈子里的朋友介绍。我其实也挺喜欢这样的状态,认可了作品后的合作会让彼此更加信任,能一起工作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缘分。
 
  Q:影视圈,在我看来是个相对封闭的圈子,你是如何接到自己的第一个项目呢?
 
  文静: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看电影电视剧,年少时就想未来要做影视相关工作。也是机缘巧合:几年前,东方卫视尚世影业的《杜拉拉升职记2》寻找海报设计,电视台的朋友找我帮忙制作,做出来后领导很满意,就托她问我愿不愿意接下其他海报设计。那时,我还在做游戏设计师,正打算离职做摄影,朋友跟领导反馈后,对方就把从拍摄海报到后期设计的工作都包给我了。我第一次拍摄合作的演员是张嘉译、白百何、王耀庆。现在我们工作室接影视海报拍摄的全案,从海报策划、拍摄、设计后期执行。比如这是前段时间在湖南卫视播出的《只为遇见你》。
 
\
 
\

\

\
  
       Q:我们常说,做摄影,social非常重要。从你的案例上来看,是不是如此呢?
 
  文静: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,真实和真诚很重要。我觉得自己一路运气很好,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支持和鼓励我。在成为摄影师之前,我做过很多工作,在杂志社做过记者,在电视台做过节目策划,在游戏公司做过设计,还做过策展人……一路遇见的很多人后来也成为了好朋友,他们见证了我的成长。记得大学的时候,我作为杂志记者采访的第一个人,是一家传媒公司的老总。第一次采访,我特别紧张,读完提纲就走了。事后我发信息道歉说:“张总不好意思,这是我第一次采访,特别紧张,有不足的地方请您见谅和包含。”他给我回信说:“我也曾做过摄影记者,第一次采访还没有你做得好,你已经非常棒了。”他也很喜欢摄影,常与我分享很多摄影方面的东西,后来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。在我大学毕业离开厦门之前,拿到了第一份工资,请他吃饭,他送给了我一台相机,说:“文大小姐一定要好好坚持自己梦想,拍摄自己喜欢的照片。”直到现在,我仍然记得他的鼓励,也常和他分享新的作品,和他交流、共同学习和进步 。他说:“一路看着我成长,拍得越来越好了。”我特别珍惜这样的缘分。
 
  Q:这是你从事摄影的起点吗?
 
  文静:喜欢拍照这件事其实已经很久了,除写作之外,摄影应该算是我对生活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吧。刚开始因为喜欢自拍(笑),女生都很喜欢拍自己好看的照片嘛! 大学时,我和闺蜜经常一起拍照,拍着拍着,就发现拍照特别好玩,为你的世界打开了另外一片天地,生活充满了乐趣。后来,我无论是做设计、记者、节目策划、策展人……相机一直陪伴着我,是我最熟悉的小伙伴。再后来,我想独立时,我就选择了最爱的摄影。
 
\
  
       Q:听你的故事,每一份工作都是特别好的单位,明明有这么好的工作经验,抛弃掉不恐慌吗?创业会让人有很强烈的不安感。你的性格一直是这样的吗?勇往直前,不畏困难。
 
  文静:我是一个爱好特别广泛的人,下决定的当下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就觉得什么都可以做。但是我很清晰的一点,就是很明确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。我对人生没有什么规划性与目的性,就是“想要什么样的人生,就去过”。摄影是我一直喜欢的,所以就去做了。真正做起来,坚持和努力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没有作品、没有付出,是很难走到今天这一步的。
 
  Q:你总能将很多工作——摄影、插画、展览、设计……融合到一起,成就非常有趣的项目。
 
  文静:很多事情,想到了,就去做。人生也无非就是一场巨大的游戏,何不好好玩乐。这一两年我觉得最大的进步,就是不会把自己局限在摄影师的身份上,艺术都是相通的。譬如说我做衣服这件事,就像是一个创作过程。今年年初,我立了个flag,要做12条裙子,每个月争取做一条。1月,我穿着自己做的裙子在布拉格拍了照片,好友看到了就画成插画送给我,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很棒,所以就每个月邀请不同的插画师朋友来画画;3月,我给裙子取的名字叫“玉兰”,因为玉兰是我今年春天遇见的第一棵开满花的树;4月,我在台湾讲课,去了趟心仪很久的花莲,在那里拍了裙子的照片,并为这条裙子取名叫“花莲”。这样未知的遇见,让我觉得特别有趣。很多事情都是自然而然发生,随着想“做”的心念和行动,融合到了一起。
 
\
 
  Q:你的商业工作很多,创作也不停歇,要如何很好地处理和平衡创作和商业工作呢?
 
  文静: 在这个时代,赚钱的方式很多,我虽然是商业摄影师,但是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更有意义、有价值、有趣。我其实不会让自己处于一个特别忙碌的状态里, 觉得这一阵有点忙了,就会给自己放假。去年我在巴黎,工作三天,在法国玩了一个月。但虽然看上去是度假,但也并不是单纯在玩,同时也在创作。经常有客户在我边玩边创作的过程中,看到可以合作的点,就拿这些作品和商业品牌来合作。这样的合作方式很有意思,也让我更有灵感和动力把自己的创作与商业结合在一起。
 
  Q:我一直觉得你的工作能力超强,如何才能有条不紊地同时处理工作呢?
 
  文静:不能(哈哈),我正在学习的事,就是“放弃”和“专心”。我喜欢的东西很多,但精力有限,所以最要学会的就是取舍。我的解决方案就是:确定方向,选择重点。在恰当的时机下,选择合适的、喜欢的事情去做,放弃一些次要的、不重要的,或者是时机并不合适的。
 
  Q:如何评判时机是否恰当?
 
  文静:几年前,我曾经做过衣服,从设计、制作到宣传推广。但因为是第一次接触,很多琐碎的事情并不熟悉,虽然销售成果也不错,但整个过程并没有非常享受 。导致这些年我都不敢碰服装设计。但今年一个月设计一条裙子的想法,专一有趣,让我开始享受整个学习和分享的过程——触及新的领域、学习新的东西,对我而言是摄影写作的一种整理。等这件事做完,我想把这12条裙子以及周边的插画、照片、故事策划成一个展览,以记录这个flag。相比几年前,现在做衣服就是好的时机。我很注重当下自在的状态,如果这个工作让我不舒服、不自在,那么就不是恰当的时机。
 
  Q:你会一直从事摄影的工作吗?
 
  文静:我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要一直做一名摄影师,但我非常肯定并且明确的是拍照这件事一定会伴随我这一生。就像我喜欢设计,曾经以此为工作,现在也一直在做,但已经不是我的重心。
 
\
 
\
  
     Q:在微博上,你还是个大V,作为自媒体的部分,你也经常跟一些国家旅游局合作,出去旅行。这部分工作是不是让你更欢喜?
 
  文静:哈哈,很多人找我做自媒体,但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。我的微博、微信公众号都不常更新,我比较懒(检讨)。但我很喜欢旅行,喜欢在不同的地方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,曾经有人问我,旅行的意义是什么,大概就是“我想去那里”,人生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能走到哪一步,我相信是命运的安排。现在,虽然我长住上海,但其实一年在上海的时间还不到三分之一,工作满世界跑。去年,我和好友合作一本旅游杂志,经常会带艺人出国封面,还有一些与各国旅游局的合作,也常出国在外。
 
\
  
      Q: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个旅行中遇见的故事吗?
 
  文静:帕森斯设计学院(Parsons)邀请我去纽约游学时,我在大都会博物馆发生了一个小故事。 大都会博物馆的门票是一个贴纸,许多人看完展览后,习惯把贴纸贴在出口处的一个板子上,那天特别巧,我出门时举着相机想要拍下所有的贴纸时,看见旁边一个男生也举起相机在跟我拍一样的东西,我们两对视一笑。后来出门后我坐在大都会的台阶上,那个男生恰巧坐在我旁边。我当时正好在拍一个人像的项目,就说:”你的胡子很可爱,能给你拍张照吗?”他说当然可以呀,于是就拍了张很普通的肖像。坐下来聊天后,我介绍自己是在上海工作的摄影师,来Parsons游学,在纽约小住一段时间,并打算在这段时间拍些有趣的小故事。他则介绍说,自己也是摄影师,喜欢到处旅行,正好也在纽约住一段时间。于是我们边聊天边互相介绍自己的作品和最近拍的照片。他坐到大都会楼梯的扶手下,灯光特别好,我提出再给他拍些照。我喜欢他的眼睛,清澈又透明,随着聊天得深入,又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故事,于是就拍了这样一张照片:画面中,他举着相机,而相机刚好在他的眼睛的位置,就像另外一只眼睛。身为摄影师的他,正是用相机来观看世界。
 
  这时,几个外国摄影师看到我们拍照说,“You are photograher,Haha,We are photograhers”, 我说,”Welcome join us”。于是两个人的拍摄变成了众人的创作时光,大家在一起发现了更多有趣的视角,甚至连大都会门口扶梯的灯管都变成了我们的创作工具。这场创作狂欢一直持续到深夜,我们从聊各个地方摄影行业的现状,到互相学习各国的语言,从人潮拥挤的时间聊到周边小摊都要打烊。
 
  其实,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是相遇,是照亮对方的那一瞬间。时常有人问我,要怎么才能拍到好照片,其实技术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敞开心扉地去交流,让彼此互相信任,然后抓拍下对方最放松的瞬间,就会获得一张好照片。
 
\
 
\
  
     Q:长时间的旅行、刚强度的工作,不会让你觉得疲惫吗?
 
  文静:不觉得,累了休息就好。我是个喜欢安静但也很好动的人,自己在家里听着音乐,都能跳着舞蹦蹦跳跳一个小时,就像小朋友必须在睡觉前把精力耗完、否则就没有办法安安静静睡觉一样,我就是那种一直要把精力耗完才能睡觉的人(笑)。工作时,有时候连拍十几个小时都不会觉得累,因为太专注。自己的旅行,比较随性,走到哪里是哪里,没有过多的规划, 旅途中有时候甚至不拍照,打动我的瞬间才按下快门,大部分时间在感受。每年,大概有2/3的时间在外面,最多一年去过十几个国家。
 
  Q:有没有人跟你过,特别羡慕你、嫉妒你?
 
  文静:哈哈,不少。不过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做好自己就好。
 
  Q:我知道你很喜欢法国,对于自由自在生活方式的喜好,有没有受到法国文化的影响呢?
 
  文静:我最喜欢法国的地方,就是“每个人都在用心地寻找自己的生活”。很早以前看过一部韩剧《巴黎恋人》,当时就特别想像女主角一样,去巴黎游学打工,然后遇到自己的爱情。工作后,我曾经想辞职去留学,学什么并不明了,只是很想给自己一个理由去看看这个世界,享受简单悠闲而执着的读书时光,看看梦想中喜欢的地方。后来虽然没因此和它开始了很深的缘分,每年都会去法国工作和生活一段时间也认识了很多在法国的好朋友, 时常和好友聊天说起我为什么那么钟爱法国,说起我第一次自己扛着大箱子去巴黎,一路上遇见的那些好人们的故事以及一箩筐有趣的事,笑个不停。我想,正是因为对这个地方的喜爱所以也得到了很多它的眷顾和爱。
 
  就像海明威所说:如果你有幸在年轻时居住过巴黎,那巴黎将会跟着你一辈子。去了很多次,这座梦中的城市一如既往地让我觉得美好而无法忘怀。
 
  Q:你镜头的巴黎,就像你形容的那般美好。关于巴黎的影像,你印象最深刻的地点以及拍摄是什么呢?
 
  文静:我喜欢巴黎的屋顶。喜欢看那些错落的烟囱在阳光下的排列,当然我更爱巴黎的人们,我经常坐在咖啡馆里,看来来往往的人们,穿着打扮优雅绅士,每个人仿佛都是一部电影。
 
\

\
 
\
 
\
  
       Q:旅行拍摄、商业拍摄、艺人拍摄……你的涉猎范围真的很广,但你最核心的拍摄主题是什么?
 
  文静:没有固定的拍摄题材,是因为没有对自己设限。但我最喜欢拍摄的主题是人。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都拥有美丽的特质。我特别喜欢一边拍摄,一边去了解人物背后的故事。
 
  Q:就像你前一阵拍摄的愚园路匠人的项目吗?
 
  文静:是的。在愚园路的展览,类似于匠人改造。我的一个闺蜜在愚园路做了个市集,给在路边工作的匠人们在愚园路提供固定门面、水电暖气、营业执照,让他们在上海可以更加安心地打拼生活,也为周边的社区居民提供更多地便捷。我觉得这个事儿特别有趣,而且很有意义,于是一拍即合策划了一场“致敬那些努力生活的匠人们”的拍摄,呈现在愚园路市集。整个展览透过愚园路上的8组匠人的照片,配合装置的设计,呈现出沪上旧里弄堂间独有的记忆和味道。 
 
\
  
      Q:一般来说,普通人在镜头面前都有戒备的心理,而且在表现力上也会相对弱很多。这是拍摄难点吗?
 
  文静: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吧。拍摄人物的关键,在于对方是否可以处在一个非常放松的状态下。真正的美,一定是在放松、自然的状态下产生的。包括拍摄艺人时,我也常建议,不要担心胖瘦,这是靠后期可以解决的,但人的神情以及状态是修不出来的。
 
  Q:看到你厦门中华城的展览也是讲述人物背后的故事,有什么有趣的分享吗?对于第一次见面的摄影师,对于不熟悉的镜头,让普通人放松并不容易?
 
  文静:相反,不难。拍摄之前,我会先去了解他们,寻找他们最打动我的地方,然后去想象他们的生活方式。这其实跟演员选剧本一样,演员通过剧本打开另外一种生活方式。拍摄时,用对方熟悉的话题、一个小玩笑就可以缓解氛围、打开心扉。前一阵,回厦门拍展览时拍摄一位做妈祖像的老师,因为前期沟通小伙伴没有说得很清楚,老师不清楚拍摄目的,就有些防备。后来我上前介绍,我是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毕业的,老师刚好是厦大艺术学院创始的老师,话题一打开,拍摄就顺利很多,大家聊得特别开心老师人特别nice走的时候还送了他的作品给我互相留了微信,让我常回来看他。

\
 
      Q:在你的人物照片里,很难看到 “苦大仇深”的一面。
 
  文静:我喜欢拍笑脸,我自己就很喜欢笑,也喜欢看别人笑。
 
  Q:你之前说很喜欢自拍。很多摄影师都其实不喜欢出镜,但你却很适应出现在镜头前?你觉得镜头前的自己会不一样吗?
 
  文静:不会。镜头前和镜头后都是一种记录的方式。
 
  Q:分享一些自拍技巧吧。
 
  文静:把自己当成要拍摄的对象,像拍别人一样去拍,让自己放松下来就好。
 
\
  
       Q:真实的你和网络上的形象反差好大,采访之前,我以为你是个很“文静”的人,细腻、敏感、温柔;现在觉得,你是个特别亲切,开朗外向的人。
 
  文静:哈哈,之前总有人说没见我之前觉得我特别“高冷”,有距离感。但我其实很“显小”,喜欢笑,精力充沛。外在的开朗和内在的细腻其实并不冲突啊。内心里,我还是个很细腻敏锐的人。
 
  Q:这是从事摄影的基本,对世界要保持敏锐的洞察。
 
  文静:是的,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日常生活中,我觉得保持细腻敏锐的一颗心很重要。 不只是人,就像我虽然不时常在家里但是我也会关注家里每一棵小植物的变化。
 
  Q:你活成了很多女生最想活成的样子。你想过自己成功的原因吗?
 
  文静:没有, 只是一直在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努力让自己变成自己越来越爱的那个自己。摄影对我而言是一种表达方式,让我的生活变得多元、变得有趣。实话说,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照片拍得还不够好,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但摄影很奇妙,它有无限大的空间,我会看到更好的作品,看到自己的成长空间。通过摄影,我还可以与更多的人、更多有趣的事情连接在一起。
 
  Q:想起你之前聊的第一次采访的那位厦门朋友对你的祝福:希望你能坚持梦想,拍摄自己喜欢的照片。回看过去,从事摄影这些年,你坚持了自己的梦想吗?
 
  文静:我只能说,现在的生活是我想过的: 经济独立、自由自信、做喜欢的事情。
 
\
免责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、观点、图片、文字、视频来自网络,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,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、著作权、肖像权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(028-61993177),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。

上一篇:影像行业消费升级之路,个性摄影或将颠覆影楼“潜规则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秒速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秒速快3